丁建军律师代理孙某被宗某诉离婚管辖权异议案

2011-06-20

 

丁建军律师代理孙某被宗某诉离婚管辖权异议

 

    案情简介  孙某与宗某在1990年结婚,孙某户籍一直在上海市徐汇区,2006年孙某被法院判处缓刑后一直在上海市徐汇区居住,宗某一直在枣庄市市中区居住。2010年4月宗某向枣庄市市中区法院起诉,要求与孙某离婚并分割财产。

    律师观点  依据《民事诉讼法》第22条“对公民提起的民事诉讼,由被告住所地法院管辖”的规定及最高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4条“公民的住所地是指公民的户籍所在地”的规定,该案应由孙某住所地即户籍所在地上海市徐汇区法院管辖,枣庄市市中区法院管辖此案显然不当。

    法院裁定  律师接受委托后在答辩期内代理孙某向枣庄市市中区法院提出管辖权异议,但被无理驳回;之后,律师在上诉期内向枣庄中院提起上诉,最终,枣庄中院裁定支持律师观点:将该案移送上海市徐汇区法院审理。

 

    附:1、管辖异议申请书;

        2、(2010)市中民初字第624号民事裁定书;

        3、民事上诉状;

        4、(2010)枣民辖终字第6号民事裁定书。

 

管辖权异议申请书

    申请人:孙某,女,1965年9月8日生,汉族,住上海市徐汇区桂林西街*弄*号*室

    被申请人:宗某,男,1953年9月29日生,汉族,住枣庄市市中区幸福小区*号楼*单元*楼东户

申请事项

    裁定将(2010)市中民初字第624号宗某诉孙某离婚纠纷一案移送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管辖。

事实与理由

    贵院受理的(2010)市中民初字第624号宗某诉孙某离婚纠纷一案,申请人认为贵院管辖此案不当,依法应移送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管辖。

    申请人于2006年1月10日被山东省济南铁路运输法院以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宣告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后,自2007年1月起一直在上海市徐汇区司法局康健社区司法所(申请人户籍所在地)接受社区矫正。可见,上海市徐汇区既是申请人户籍所在地又是居住地。依据《民事诉讼法》第22条:“对公民提起的民事诉讼,由被告住所地人法院管辖,被告住所地与经常居住地不一致的,由经常居住地法院管辖”的规定,该案应由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管辖。

    虽然申请人曾被判处刑罚,但同时被宣告缓刑,未被监禁,因此,该案也不能依据《民事诉讼法》第23条的规定,由原告(被申请人)住所地法院(枣庄市中区)管辖。

    鉴于以上事实,贵院管辖此案显属不当。请依法裁定将该案移送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管辖。

                                                                此致

    枣庄市市中区人民法院

                                     申请人:孙某

                                                    2010年10月19日

 

 

               


    

 

                                   

 

民事上诉状

    上诉人:孙某,女,1965年9月8日生,汉族,高中文化,住上海市徐汇区漕溪新村二村*号*室。

    被上诉人:宗某,男,1953年9月29日生,汉族,住枣庄市幸福小区*号楼东单元*楼东户。

    上诉人不服枣庄市中区人民法院(2010)市中民初字第624号民事裁定书,依法提出上诉。

上诉请求

    裁定将(2010)市中民初字第624号被上诉人诉上诉人离婚纠纷一案移送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管辖。

事实与理由

    一、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第4条明确规定“公民的住所地是指公民的户籍所在地”,可见,“住所地”是特指公民的“户籍所在地”。

    上诉人从出生至今日的户籍一直在上海市徐汇区,期间从未发生过户籍迁移【见证据(一):1、2、3】,可见,上海市徐汇区是上诉人唯一的“住所地”(“户籍所在地”),此其一;其二, 上诉人于2006年1月10日被山东省铁路运输法院以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宣告缓刑五年后,一直在自己的户籍所在地上海市徐汇区接受社区矫正至今,不存在“离开住所地”的情况。因此,一审法院不能依据《意见》第12条有关“夫妻一方离开住所地超过一年,另一方起诉的离婚案件,由原告住所地法院管辖”的规定来管辖审理此案。

    二、《民事诉讼法》第84条明确规定“受送达人下落不明或者通过本节规定的其他方式无法送达的,公告送达”,可见,公告送达是指受诉法院在受送达人下落不明或者采取直接送达、留置送达、委托送达、转交送达和邮寄送达等方式无法送达的情况下才能采用的送达方式。

    上诉人于2006年1月10日被山东省铁路运输法院以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宣告缓刑五年后,一直在自己的户籍所在地上海市徐汇区接受社区矫正,不存在“下落不明”的情况,此其一;其二,一审法院的裁定书认定“本院于2010年10月15日到上海被告母亲家中向被告送达开庭法律文书,被告母亲代收。被告于2010年10月19日提出管辖权异议”这一事实本身就说明,上诉人作为本案被告的受送达人,是可以通过直接送达、邮寄送达等方式送达到法律文书的;其三,被上诉人曾于2010年7月26日在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起诉过上诉人及其子宗亮,这说明被上诉人对于上诉人一直在上海居住是明知的,这一事实也进一步说明该案不应适用公告的方式向上诉人送达诉讼文书【见证据(二):1、2、3】。在此情况下,一审法院置客观事实与不顾,违反《民事诉讼法》第84条之规定,驳回上诉人的管辖权异议是错误的。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在认定事实、适用法律及诉讼程序方面均存在错误,请二审法院依据《民事诉讼法》第22条有关“对公民提起的民事诉讼,由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的规定,依法裁定将该案移送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管辖。

                                                                此致

    枣庄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孙某

                                                 2010年12月15日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