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非主要被执行财产所在地法院对全案有执行管辖权吗?

2018-08-09

裁判要旨


被执行人住所地或者被执行的财产所在地人民法院,属于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债权文书的两个执行管辖连接点,当事人只能择一申请。根据文义解释,被执行人包括担保人,被执行财产包括担保人的财产;且即使是非主要的被执行人住所地和非主要的被执行财产所在地法院均对全案具有执行管辖权。


案情介绍


一、2015年,关于中铁信托公司(债权人)与华奥动漫公司(债务人)、担保人(华奥建设公司、严敏、杨灿)等民间借贷纠纷案,经中铁信托公司就本案公证债权文书申请强制执行,四川高院作出执行裁定,指定广元法院执行。


二、华奥动漫公司及担保人等提出执行异议。四川高院于2016年11月18日作出(2016)川执异5号、6号执行裁定,认为本案担保人之一杨灿(中铁信托公司职工)为四川成都人,本院对该强制执行有管辖权,并驳回其异议申请。 


三、华奥动漫公司及担保人等提出执行复议。最高法院于2017年6月23日作出(2017)最高法执复12号执行裁定,驳回其复议申请。


裁判要点及思路


一、本案属于公证债权文书强制执行案,四川高院依法根据被执行人住所地或被执行的财产所在地该两个连接点均取得管辖权。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公证债权文书性质上属于“其他法律文书”,应由被执行人住所地或者被执行的财产所在地人民法院执行。因此,上述两个连接点的法院即四川高院具有本案强制执行的管辖权,理由如下:

首先,四川是被执行人住所地之一。虽然杨灿是中铁信托公司员工,且中铁信托公司与杨灿签订保证合同的时间是在其与债务人及其他担保人签订合同的时间之后单独签订,但上述因素并不足以否定担保关系的存在,不能排除据此对杨灿进行执行的可能。因此,杨灿属于本案被执行人之一(保证人),其住所地在四川省成都市。


其次,四川是被执行财产的所在地之一。本案某些担保人(被执行人)在民生银行成都营业所开立的账户中有少量存款,故四川属于被执行财产的所在地。


二、最高法院认为,本案由福建省相关法院执行本来更为适当;但根据文义解释,四川高院作为部分财产所在地或者部分被执行人住所地法院,具有本案管辖权。


首先,最高法院先承认,本案由福建省相关法院执行本来更为适当。若参照相关司法解释关于主合同和担保合同纠纷诉讼应根据主合同确定管辖的规定,则在执行程序中以保证人的住所地作为确定地域管辖的连结点,确属不合理。同时,上述担保人在民生银行成都营业所的账户存款与本案巨额执行标的相比,也极不成比例。从目前查明的财产情况来看,除杨灿之外的其他被执行人的住所地均在福建省;且可供执行的绝大多数财产在福建省内。本书认为,主合同与担保合同诉讼根据主合同纠纷确定管辖属于诉讼管辖的规则,毕竟与本案执行领域的管辖规则有差异,并不能机械套用。


其次,最高法院认为,四川高院作为本案非主要的被执行人住所地和被执行财产所在地法院对本案有管辖权并不违反执行程序方面的现行法律规定。目前相关司法解释并未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四条规定的被执行人住所地作出限缩性解释,既未限制以保证人的住所地因素行使执行管辖权,也未将被执行的财产所在地限定为主要财产所在地,是否应做此种限缩解释,有待今后司法解释进一步确定。


三、最高法院认为,四川高院继续管辖本案强制执行有利于解约司法资源。


本案已由四川高院于2015年底立案受理,受指定执行的广元中院也已采取实际执行措施,无论是否变更地域管辖,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当事人权利义务并不改变,执行法院都应该保护各方合法权益。


实务要点总结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现结合法院裁判观点,针对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债权文书强制执行的管辖法院的相关问题,总结实务要点如下,供实务参考。


一、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债权文书性质上属于“其他法律文书”,应由被执行人住所地或者被执行的财产所在地人民法院执行。其中,“其他法律文书”系由其他机构作出的生效执行依据,实务中一般包括仲裁裁决(调解)书及公证债权文书。


二、被执行人住所地或者被执行的财产所在地人民法院,属于两个管辖连接点,当事人只能择一申请,并不存在协议管辖的余地。根据文义解释,被执行人包括担保人,被执行财产包括担保人的财产;且即使是非主要的被执行人住所地和非主要的被执行财产所在地法院均对全案具有执行管辖权。民事诉讼法立法时,关于财产所在地的认定问题,存在一定的争论。有观点认为,应当对申请执行人的选择权予以必要的限制,规定其应向主要财产所在地或不动产所在地法院申请执行。但最终,条文中并未明确被执行财产所在地的认定标准,并未采纳该观点。


三、司法实务中,推到极端情况,哪怕被执行人在当地银行里只存有一元钱,也属于被执行财产所在地,该地法院即具有执行管辖权。债权人常用此招(如本案),为破除债务人所在地的地方保护主义干扰,特别增设担保人,创造管辖连接点,若债务人日后逾期未还款,则可在该所选之地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相关法律


《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四条 发生法律效力的民事判决、裁定,以及刑事判决、裁定中的财产部分,由第一审人民法院或者与第一审人民法院同级的被执行的财产所在地人民法院执行。

法律规定由人民法院执行的其他法律文书,由被执行人住所地或者被执行的财产所在地人民法院执行。


第二百三十四条 人民法院制作的调解书的执行,适用本编的规定。


第二百三十六条 发生法律效力的民事判决、裁定,当事人必须履行。一方拒绝履行的,对方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执行,也可以由审判员移送执行员执行。

调解书和其他应当由人民法院执行的法律文书,当事人必须履行。一方拒绝履行的,对方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执行。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法释〔2015〕5号】

第四百七十六条 法律规定由人民法院执行的其他法律文书执行完毕后,该法律文书被有关机关或者组织依法撤销的,经当事人申请,适用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三条规定。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