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夫妻举债非得“共债共签”吗?

2018-12-10

问:夫妻举债非得“共债共签”吗?

答:

(一)夫妻不共同签字举债,同样可以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如何理解“共债共签”原则?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


“夫妻双方共同签字或者夫妻一方事后追认等共同意思表示所负的债务,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这是最高人民法院对夫妻“共债共签”原则的表述。该规定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相关规定,按照夫妻地位平等原则、合同相对性原则和订立合同的基本要求制定,从夫妻共同债务的形成角度,明确和强调了夫妻双方共同签字或者夫妻一方事后追认以及其他共同意思表示形式所负的债务,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的基本原则。规定既充分尊重了民事商事法律确定的一般交易规则,又对夫妻之间特殊的身份关系给予了充分关注,具有引导民事商事主体主动规范交易行为、加强风险防范的深刻用意。


但是“夫妻共债共签”原则不能机械地或偏面地执行,这一原则也并非意指未共签的债务不能成为共同债务。


最高人民法院在王忠强、万小芹民间借贷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2017)最高法民申395号]中认为:“本院认为,金立方公司虽与胡创过签订过《音乐节的战略合作协议》,但王忠强于2013年12月5日向胡创过出具《保证书》,载明愿意偿还其个人借胡创过的800万元,已明确将该款的性质转变为个人借款。王忠强与万小芹原系夫妻关系,2013年12月23日登记离婚。


王忠强的借款行为发生在婚姻存续期间,万小芹亦于2013年12月5日出具《承诺书》,认可王忠强所借胡创过800万元为夫妻共同债务。王忠强、万小芹虽辩称《保证书》、《承诺书》不真实,要求进行司法鉴定,但又主动放弃鉴定,且根据一审庭审笔录记载,一审已对未在指定期间进行鉴定视为放弃鉴定权利进行了释明,故原审对其辩解意见未予采纳,判令王忠强、万小芹对该笔债务共同承担责任,并无不当。”


下列情形,没有共同签字,仍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1)《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规定:


“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可见,虽是夫妻一方举债,但只是“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仍应认定为共同之债。


“家庭日常生活需要”如何界定,根据国家统计局有关统计资料显示,我国城镇居民家庭消费种类主要分为八大类,分别是食品、衣着、家庭设备用品及维修服务、医疗保健、交通通信、文娱教育及服务、居住、其他商品和服务。家庭日常生活的范围,可以参考上述八大类家庭消费,根据夫妻共同生活的状态和当地一般社会生活习惯予以认定。也就是说举债用于上述家庭消费,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在林波与卢静萍、陈扬民间借贷纠纷申诉、申请民事裁定书[(2016)浙民申624号]中认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因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日常生活需要是指夫妻双方及其共同生活的未成年子女在日常生活中的必要事项,包括日用品购买、医疗服务、子女教育、日常文化消费等。夫妻一方超出日常生活需要范围负债的,应认定为个人债务,但下列情形除外:


(一)出借人能够证明负债所得的财产用于家庭共同生活、经营所需的;


(二)夫妻另一方事后对债务予以追认的。不属于家庭日常生活需要负债的,出借人可以援引合同法第四十九条关于表见代理的规定,要求夫妻共同承担债务清偿责任。”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在程刚、焦秋容民间借贷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2018)粤民申1890号]中认为:“首先,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九条之规定,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除非有证据证明双方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夫妻约定财产归各自所有且为债权人知道的。本案中,涉案债务发生在程刚与黄洁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程刚未能就上述例外情形进行举证,故一、二审法院认定涉案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并无不当。其次,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三条之规定,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应当属于夫妻共同债务。本案中,一、二审法院查明,黄洁明长期从事大米生意,黄洁明与焦秋容自2013年1月至2016年期间多次进行借款往来和对账结算,程刚亦称黄洁明将程刚多年积蓄的30万元用来做大米生意,故有理由相信涉案借款系黄洁明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程刚以对借款不知情和并未产生实际收益为由,主张涉案债务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2)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


“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