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挂靠人是否享有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

2021-01-08

裁判要旨


在发包人同意或认可挂靠存在的情况下,挂靠人是实际承包人,被挂靠人是名义承包人,两者与发包人属于同一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双方当事人。因此挂靠人不会被《建设工程解释二》第十七条排除,其享有法定优先受偿权。


案情简介


一、钰隆公司没有施工资质,其挂靠安徽三建公司,承揽了蓝天公司开发的工程项目。后钰隆公司直接向蓝天公司支付了300万元履约保证金,蓝天公司出具收据。


二、工程如期完工,但发包人蓝天公司与被挂靠人安徽三建均未向实际施工人钰隆公司支付工程款,因此钰隆公司诉至法院,并主张其对涉案工程具有优先受偿权。


三、一审法院认为,钰隆公司本享有优先受偿权,但因其起诉时六个月的优先权除斥期间已经届满,故该权利已经丧失。


四、钰隆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最高院提起上诉,上诉期间《建设工程解释二》施行。最高院二审认为,根据该解释第十七条,实际施工人无权享有优先受偿权,驳回钰隆公司上诉请求。


五、后钰隆公司申请再审。最高院认为,挂靠关系中的实际施工人作为实际承包人,与发包人有事实上的合同关系,享有优先受偿权。但因钰隆公司起诉时除斥期间已届满,故二审裁判在结果上正确,驳回再审申请。


裁判要点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挂靠施工的实际施工人,是否享有优先受偿权?最高院认为应当享有,主要有如下三点理由:


一、合同效力并不影响优先权受偿权


设立优先受偿权的目的,是保障承包人对发包人主张工程款的请求权优先于一般债权得以实现。无论合同是否有效,只要承包人组织员工按照合同约定建设了工程项目,交付给了发包人,发包人就没有理由无偿取得该工程建设成果。


二、挂靠人比被挂靠人更应享有优先受偿


在挂靠施工关系中,是挂靠人实际组织员工进行了建设活动,完成了合同中约定的承包人义务。故挂靠人因为实际施工行为而比被挂靠人更应当从发包人处得到工程款,被挂靠人实际上只是最终从挂靠人处获得管理费。因此,挂靠人比被挂靠人更符合法律关于承包人的规定,比被挂靠人更应当享有工程价款请求权和优先受偿权。


三、挂靠人也是施工合同的当事人


优先受偿权是为了保障工程价款请求权得以实现而设立的,而工程价款请求权又是基于合同关系产生的,故应受合同相对性的限制。《建设工程解释二》第十七条的规定体现了这种精神。但在发包人同意或者认可挂靠存在的情形下,挂靠人作为没有资质的实际施工人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被挂靠人)的名义,与发包人订立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挂靠人是实际承包人,被挂靠人是名义承包人,两者与发包人属于同一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双方当事人。因此,认定挂靠人享有优先受偿权,并不违反该条的规定。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